我是192T的役男 王冠中
首先謝謝大家這一年以來的照顧,讓我完成役男之路。
在此有許多的想法建議和感謝。
讓我娓娓到來。

若您在意役男的動向,那麼建議你可以看完
若您豪不在意,我想。豪不在意的長官也不會閱讀至此。

成功嶺的第八天會進行役別的徵選,
除了碩士畢業生,臨時還加開具有醫師資格的役男並列第一順位。
72為役男中選70位會進入退輔會。
與教育役、原住民發展協會、觀光局供過於求的可怕景象想比。
便可以知道我們知道是多麼願意進入退輔會,不怕辛苦,願意服務退役伯伯。
那怕是那些逐漸失能的伯伯,突發狀況等等。我們都很願意去學習,面對。

專訓時期上了許多相關的課程,包含退輔會的過去未來及現況,
也包含了如何申訴,如何保護自我等等課題。

四天專訓後,第五天會前往專訓的地點。被分配到的單位並沒有派車輛前來。
不巧的是,第四天晚上發布濠大雨特報,中南部全數停班停課。
縱使東部地區倖免,但從台東、屏東的役男都被接獲隔週一或週日前往即可。
整個花東地區不誇張,只有我們準時前往報到。
或許是流程或各單位傳統不同,因此我們也奉命行事。
沒想到抵達後,除了拿到宿舍鑰匙以外,我們沒有做任何的事情便離開了。
原本要做的分配工作,沒有做。原本要做的見家主任,沒有做。
一早從桃園出發,經過台北,到了花蓮,拿個鑰匙,回台北。
當下的我很錯愕,但可能是貴單位的規矩吧。因此也沒有多餘的怨言。

進來的這一年之間,發生了很多很多事。
我必須老實地說,我不討厭這個職位,我們可以第一線的和長者接觸。
用行動、雙手以及言語讓各位伯伯更好。
閒暇時間可以和伯伯聊聊天,即便部分伯伯的話語讓人難以理解。
但我想。需要的是陪伴吧!
因此不論自己的心情如何,在伯伯面前,我總是露出自己最陽光的笑容。
推伯伯去復健,帶伯伯去醫院,陪伯伯在榮家散散步,跟伯伯一起參與活動,
甚至聆聽伯伯真實的想法。
我很幸福,因為陪伴。讓他們幸福,所以我也覺得很幸福。

專訓期間提到,役男除此之外也要協助維護單位的整潔以及做輔助性業務。
因此我們除了陪伴伯伯以外,仍會幫忙各堂隊進行打掃,打資料,除草,翻土,
挖土,種花,盆栽移植,搬運東西,購買物資,分發物資,活動場地佈置。
若是”協助性業務”,我們通常會願意且樂意的幫忙。

但是常常會遇到一種狀況,我們接到的是命令而不是要求幫忙。
頒布命令者,命令說完人就消失了,
完全沒有盡到所謂監督且顧及役男安全的責任。
當事件發生時,對於不合理處給予是當反應會通常會被回絕且說是上頭這樣說的。
很喜歡個別把人帶去一旁單獨談話,並且指桑罵槐。
很喜歡做白工,大概是因為沒有同理心吧? 只需要頒布命令,畢竟執行者不是自己。

從小到大,跟爸爸做水泥工,自己也在貴族世家、古拉爵、肯德雞、居酒屋、銷售員以及各種大大小小的計時人員工作過。吃苦,對我來說從來不是一件困難的事。大學在北科作專題,研究所在中興讀碩士,後來在日本讀第二個碩士。遇到的上層及老闆前後加加減減超過十人以上。與上層進退以及做好本分,從來不會是我人生中覺得困擾的事情。高中時間擔任社團社長,大學時以主要幹部舉辦了超過兩千人的全國高中職生的大型運動會,甚至擔任社團指導老師以及國中小的一對一和一對二的專門家教老師。領導,對我來說只有一件事,就是帶心。
先是同理心與其站在同一陣線,接著跳脫框架,帶領他一同前進。
很抱歉,對於部分處室,我只看到命令。

說之以理,動之以情,諭之以避,誘之以利。
詳談之前我先付上兩段引文:

替代役(英語:Substitute Military Service、Alternative civilian service)是中華民國《兵役法》中所規定的服役方式之一,其服役期間於政府或公共機關(構)中服務,並以內政部役政署為主管機關。同時,替代現役役男不具備現役軍人身分(無軍人身份證)、不受軍事審判、不屬國防部管轄屬於內政部管轄

社會役(分屬衛生福利部、勞動部、退輔會管轄)擔任兒童與少年、老人與病、殘榮民及身心障礙者之照顧,協助推動社會保險、社會救助、福利服務、國民就業、國民保健、殯葬管理及其他社會福利等相關輔助勤務。

如果您真的看懂以上兩段文字敘述的話,在容我繼續談下去。

首先,我們是替代役,是來服務,並不是來接受命令。
其次,我們社會役有主要服務勤務,相關規定都很清楚,
搬運、打掃、植栽如果變成我們主要業務。
試想,貴單位對於役男的需求是在掛羊頭賣狗肉,
需求端要的是環境整潔及搬運工人,因為無魚蝦也好。所以號稱需要社會役。
但實質上的主要勤務卻不是社會役該做的。

其次,可以協助部分處室的長官尋找一下同理心。
給予的重來只有命令,不去了解事情的利弊,也不跟我們討論。

說之以理
如果你的命令是完全沒有道理,而且是要我們做白工,
我們如何全心協助?

可能我大學是讀理工。對於問題總是找到問題,分析問題,規劃並解決。
有了計畫後開始施行。但部分長官不是,天馬行空,走一步算一步。
以翻土來說好了,怡心前方五個花圃。長達兩個月的時間,我們就是翻土、施肥。
沒有徹底除根的完成一個又一個。第三個翻土時,第一個雜草又長出來,五個翻土時,第三個雜草又長出來。如此反覆,接者再拔草,再翻土進入一個不會print的回圈。
反應後得到的回應是,家主任要求。

也記得因為排水孔問題而造成的淹水,最高不過五公分深度的水,
安裝了三塊個四十公分的擋水板。因為懷疑而向技工詢問怎麼當初不設計安裝一塊就好。(畢竟一塊就40公分,要檔5公分的水不是什麼難事,在此也不討論為什麼某處室喜歡治標不治本不請人勘查管路問題而治標不治本的安裝擋水板)
技師大哥回應之前,我永遠記得有位長官說。拜託!這我們早就討論過了,還輪的到你來想。
或許是我書讀得少,心中只浮現了: 自視甚高
技師大哥尷尬的說到: 三塊平均下來預算是比一塊便宜的。所以如果要裝一塊也是可以,只是之後加裝的話費用會更高。
我心想,花比較少的錢用40公分檔5公分不要,要用120公分檔五公分。
沒道理的話讓人無法信服,自視甚高的態度令人恥笑。

動之以情

誘之以利
窮學生如我,從小到大 一共背負了40萬的學貸。
一張台北花蓮的自強號要440塊。周日中午便要準備搭車。
一天一夜花了880。專訓期間部分講師也告知東部地區滿多單位都可以積假。
即便最後選到的單位離家很遠,也不太需要因為返家而困擾。

但到了貴單位才知道,什麼叫做難上青天。
當有特別支援時給予榮譽假有什麼好難的,役男服勤認真給予獎勵有什麼好難的
假日協主堂隊打掃給予補修有什麼好難的。
就我得知許多榮家、其他單位的役男很多都是七天榮譽假全拿,而且還有許多補修可以做安排。且部分單位還會找活動,甚至室一起做義工。讓役男除了有補修外,還可以申請績優替代役。
反觀我們,有事找替代役,一律沒獎勵。
甚至連捐血也可以被取消,就我所知,同梯的我沒問到有這種奘況的。
試想。今天有人幫你忙做了一件事,如果完成時你給予獎勵。
下次他會不會更認真。
試想。今天你幫人家做了一件不是你義務必須要做的事。
完事後,就叫你拍拍屁股走了。一聲謝謝也沒有,你下次還會如此熱衷幫忙?
所以我說,同理心很重要。
如果你們繼續用”這本來就是役男該做的工作來帶領。”
那我真的為我們感到很可惜,也為你們狹隘的視野感到悲傷。

聊了這麼多,你真的會看完嗎? 或者是說,這群役男真的被在乎嗎?

我們投入社會,愛心服務責任紀律。在這一年間,我敢大聲的說我都有做到,
但身為管理者的你,尤其是你。真的知道你要管理什麼嗎? 還大聲的說替代役就是兵。還說補假應該在家區,讓我們到外面已經很寬容了。
看你連替代役的規定都沒弄清楚還來貽笑大方。
新訓和專訓期間說道,一個單位如果失去替代役那單位很有感,那就代表替代役越重要。
我想我們是如此的重要。
有活動時沒有替代役協助布置場地。
要搬倉庫時沒有替代役協助。
要種植花圃時沒有替代役協助
保健組沒有替代役幫忙掛號。
甚至消防演(ㄎㄠˇ)練(ㄏㄜˊ)時沒有替代役協助。
許多事情已經不是在協助了。
尤其是消防考核,某處室說自己準備的流程是我們役男打的還不知道。
千呼萬喚後到手的是我們自己找資料所規畫出來的流程,很可笑。

我想我們是如此的重要。
「怎麼辦。找替代役阿」一位長官這樣說到。
很重要。
但卻不會有任何的獎勵和感謝,一個榮譽假沒這麼難簽。
一個補修沒這麼難才找的到機會,試者同理吧。
如果無法,還是請貴單位快點去聘請正式人員吧。
不要再掛羊頭賣狗肉讓大家以為我們是在服務伯伯。

謝謝你看到這,一小時後我會刪文,以免毀了有些人的”功績”
當然很謝謝榮家的大家。很感謝一路支持和解憂的長官們。
也很謝謝一直為我們說話,且關心我們的長官們。由衷的感謝。
畢竟造成這些觀感的只是少部分處室的少部分長官。
如果只有我有問題,那可能是我的問題。
但我們這些”畢業的”學長有個群組,所以很事實很明顯。
也如同你們說的我很難搞,我不是那種說聲感謝就解脫的人。
我喜歡一起共事的役男們,我也喜歡伯伯,喜歡榮家。
所以請你們不要因為你們少數人,讓最後幾梯的替代役對榮家的回憶只有遺憾。

如果你真的看完,懇請你們。把剩下的學弟們當作是你們自己的孩子般照顧。
不要吝嗇,協助幫忙,若辛苦就給予獎勵。
不要做白工,規劃好事情或討論過再尋求協助。
以上

謝謝各位

192T 役男 王冠中

Please rat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