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 花蓮榮家的一封信 No ratings yet.

By |2020-05-20T09:04:35+00:0026 12 月, 2018|役男生活|

我是192T的役男 王冠中 首先謝謝大家這一年以來的照顧,讓我完成役男之路。 在此有許多的想法建議和感謝。 讓我娓娓到來。 若您在意役男的動向,那麼建議你可以看完 若您豪不在意,我想。豪不在意的長官也不會閱讀至此。 成功嶺的第八天會進行役別的徵選, 除了碩士畢業生,臨時還加開具有醫師資格的役男並列第一順位。 72為役男中選70位會進入退輔會。 與教育役、原住民發展協會、觀光局供過於求的可怕景象想比。 便可以知道我們知道是多麼願意進入退輔會,不怕辛苦,願意服務退役伯伯。 那怕是那些逐漸失能的伯伯,突發狀況等等。我們都很願意去學習,面對。 專訓時期上了許多相關的課程,包含退輔會的過去未來及現況, 也包含了如何申訴,如何保護自我等等課題。 四天專訓後,第五天會前往專訓的地點。被分配到的單位並沒有派車輛前來。 不巧的是,第四天晚上發布濠大雨特報,中南部全數停班停課。 縱使東部地區倖免,但從台東、屏東的役男都被接獲隔週一或週日前往即可。 整個花東地區不誇張,只有我們準時前往報到。 或許是流程或各單位傳統不同,因此我們也奉命行事。 沒想到抵達後,除了拿到宿舍鑰匙以外,我們沒有做任何的事情便離開了。 原本要做的分配工作,沒有做。原本要做的見家主任,沒有做。 一早從桃園出發,經過台北,到了花蓮,拿個鑰匙,回台北。 當下的我很錯愕,但可能是貴單位的規矩吧。因此也沒有多餘的怨言。 進來的這一年之間,發生了很多很多事。 我必須老實地說,我不討厭這個職位,我們可以第一線的和長者接觸。 用行動、雙手以及言語讓各位伯伯更好。 閒暇時間可以和伯伯聊聊天,即便部分伯伯的話語讓人難以理解。 但我想。需要的是陪伴吧! 因此不論自己的心情如何,在伯伯面前,我總是露出自己最陽光的笑容。 推伯伯去復健,帶伯伯去醫院,陪伯伯在榮家散散步,跟伯伯一起參與活動, 甚至聆聽伯伯真實的想法。 我很幸福,因為陪伴。讓他們幸福,所以我也覺得很幸福。 專訓期間提到,役男除此之外也要協助維護單位的整潔以及做輔助性業務。 [...]